”一位不愿具名的铝产业研究专家在接受记者采

作者:瑞博官网 发布时间:2021-01-23 11:50

  2010年、2011年,中国铝业(601600,SH)实现盈利,貌似走出危机。但“幻影”在2012年全面破裂。由前两年分别获利7.78亿元和2.38亿元转为亏损82亿元,成为该公司上市以来亏损最严重的一年。

  4月27日,中国铝业发布的一季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再次亏损9.75亿元,同比减亏1.13亿元,减亏幅度为10.42%。

  “经济增速减缓,铝产品需求增长率下降、铝业产能过剩、价格大跌、原料涨价、全行业出现亏损……中国铝业自然难以幸免。”中国铝业在总结亏损原因时作出了上述分析。

  记者日前展开调研,试图还原中国铝业亏损的真相,并分析其煤电铝一体化战略转型的电力体制壁垒。

  记者发现,铝矿和电价成本大增,极大地侵蚀了中国铝业氧化铝和电解铝的利润空间。除了原材料价格无法控制之外,该公司销售、管理、财务三项费用总和却不降反增。

  在中国铝业20家主要的子公司和参股公司里面,2012年只有中铝国际贸易公司一家盈利,其中,中铝河南铝业公司亏损最多,达5.2亿元。

  中国铝业在年报中解释称,亏损是由于产能过剩需求不足铝价下降、印尼铝土矿出口限制造成原料涨价、压缩产能致氧化铝成本上升、淘汰落后产能而产生非经常性亏损等原因造成。

  记者发现,铝矿和电价成本大增,极大地侵蚀了中国铝业氧化铝和电解铝的利润空间,而作为中国铝业两大利润支柱的氧化铝、电解铝价格在过去的一年却是纷纷暴跌,仅此两项,占中国铝业2012年总亏损额的80%以上。

  “相比铝土矿,国内电力体制上的问题是中国铝业巨亏的根源,对于没有煤矿、没有自已电网的老企业来说,是最大的危机。”一位金属行业资深的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铝土矿是制造氧化铝的核心原料。2010年、2011年,中国铝业氧化铝利润均超30亿元,几乎占其主营业务利润的50%。

  2011年11月,印尼政府突然宣布,对出口铝土矿等14种矿产加收40%关税,并且到2014年全面禁止出口。但国内铝企对印尼铝矿石的依赖由来已久。至2011年,中国铝土矿进口依赖度达60%,其中80%来自印尼。

  按照生产1吨氧化铝需要2.7吨铝土矿计算,铝土矿价格上涨致使中铝股份2012年的氧化铝成本比2011年上升了约150元/吨。

  据2012年中国铝业年报显示,中铝股份氧化铝平均价格为2568元/吨,相比2011年和2010年仅仅下降了6.1%和1.6%,如按照其2011年约2490元的生产成本计算,2012年氧化铝板块至少应盈利9亿多元。然而,2011年11月以来铝土矿价格上涨,却使氧化铝板块陷入约6亿元亏损。

  而中国铝业另一个利润支柱电解铝板块在2012年仅盈利3.27亿元,不仅比2011年盈利下降了33.9亿元,同2010年相比也下降了32亿元。

  中国铝业有关人士曾对媒体解释称,公司电解铝的平均单位能耗比2010年降低了近500千瓦时,每吨降低成本近240元,但是,相比高企的电价成本依然杯水车薪,由此一项电解铝板块相比2010年就减少利润约46亿元。

  原材料价格虽然无法控制,但是,中国铝业去年销售、管理、财务三项费用总和在业绩不佳下,同比增长了23.52%,其中财务费用增幅达37.91%,管理费用高达27.44亿元。

  金银岛铝业分析师王磊对记者称,中铝内部组织结构臃肿,部门较多且繁杂,社会负担较重,相应的管理成本也较高。

  在经历了去年82.33亿元的巨亏后,中国铝业董事长、总裁、高级副总裁、副总裁的年薪均标榜有所下降。在年报中,也作了特别说明。

  根据 “薪酬情况说明”,2012年,中国铝业董事长熊维平应付报酬总额57.78万元,比2011年减少39.46%;总裁罗建川、高级副总裁、副总裁分别领取应付报酬总额为52.87万元、52.63万元和47.29万元,分别同比减少37.23%、35.25%和27.15%。

  然而,在成本分析表里的职工薪酬一栏,中国铝业2012年的职工薪酬为51.43亿元,仅比2011年的51.95亿元少了5200万元,降幅仅0.99%。

  今年一季度,中国铝业营业毛利较去年同期增加37%,其中,主导产品成本降低幅度在6%~9%之间,因成本降低减亏14亿元左右;但是,销售、管理、财务三项费用还是出现增长势头,分别达到4.58亿元、6.45亿元、15.18亿元,同比增加了0.12亿元、0.23亿元、0.23亿元。

  电费是生产电解铝的主要成本。从2010年6月1日起,由于国家取消对电解铝电网用电的优惠,导致电力成本增加。这致使2012年中国铝业电解铝成本每吨比2010年增加约1400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铝业电解铝用电主要分为电网供电和煤电铝一体化(采煤、发电、电解铝一体化)自备电厂供电。其中,自备电厂供电成本每千瓦时只有0.2~0.3元,而电网供电则高达约0.4元~0.6元/千瓦时。

  由于在煤电铝一体化经营方面启动较晚,缺少自己的煤炭供应基地和配套电厂,中国铝业供电结构依然有50%的电力供应来自于电网。

  目前,山东魏桥、信发集团、东方希望等民营企业在煤电铝联营上都有成功案例,都有一张独立于国家电网的电网体系。

  但这对于中国铝业来说可能无法复制,上述资深专家称,作为国有企业,自备电厂建立电网违背现有电力法体制规定,难以突破国家电网电力专营的束缚。只能依靠国家电网的支撑,在现行体制下,国家电网对入网机组有权进行调配,用电成本难以降低。

  今年2月,中铝宁夏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仪式在银川举行,中国铝业成功实现了对宁夏发电集团的绝对控股。

  2011年以来,中铝在铝、铜、稀土等传统板块外积极发展煤炭、电力业务,除了寄望能源领域投资在当前低迷的铝价下为业绩添点亮色外,更是为了其煤电铝一体化战略考量。

  不过,中铝新闻发言人袁力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煤电铝一体化战略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制约。

  多位专家也表示,煤电铝一体化节约了电力成本,但由于其属于高耗能产业不可能长期获得电价优惠,自备电厂审批严格,我国电力体制不允许“孤网”的存在等因素掣肘,煤电一体化难以大规模上马,对电解铝成本控制的作用有限。

  2013年2月,中铝股份通过股权收购和增资,取得宁夏发电集团70.82%的股权,获得煤炭资源量23.8亿吨、在建在产煤炭产能1600万吨/年。

  对此,中国铝业公司总经理熊维平曾对媒体称,一方面使中铝公司更好地通过宁夏发电集团这个平台来参与宁夏的经济建设,参与固原革命老区煤电铝一体化项目的建设;另一方面是中铝公司战略发展的需要,也是中铝公司战略转型迈出实质性的一步,可实现双赢、多赢。

  袁力对记者表示,中铝的煤电铝一体化战略正在整体推进,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提升竞争力。

  宁夏固原煤电铝一体化项目和内蒙古鄂尔多斯煤电铝一体化是中铝正在推进的两大煤电铝一体化项目。“中铝不惜重金致力于能源战略板块,是在成本压力下不得不做的选择。”我的有色网分析师李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电解铝生产成本主要是氧化铝和电费两部分。现阶段氧化铝价格处于下行通道,所以电费在电解铝生产成本中所占比例提高。西部地区煤炭资源丰富,自备电厂发电成本低,平均不超过0.2元/度。即使从电网购电,执行大工业用电电价亦在0.3元~0.4元/度。另外,在西部,当地政府会给当地战略支柱产业一定的税收优惠政策。

  “目前铝行业自备电厂整体发展都不是很好,电费结算说不清道不明。”一位不愿具名的铝产业研究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铝旗下只有中铝兰州分公司、焦作万方、山西华泽铝电、山东华宇铝电有煤铝电联营项目,拥有自备电厂。

  现在,一些自备电厂的电价结算是自产自用,即采取直供电方式,电网收取一定的过网费,这种大工业直供电项目获得审批非常艰难。另一些自备电厂是必须按上网电价结算,收益只在自备电厂卖电部分,而电解铝厂所需的电仍然全部或部分来自电网,按当地工业电价结算,所以成本控制效果不是很好。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铝兰州分公司、焦作万方、山西华泽铝电、山东华宇铝电的自备电厂机组装机容量为,3×300MW,2×300MW,2×300MW,3×135MW,合计25055MW。如果按照一台300MW机组年发电量为20亿千瓦时计算,这些自备电厂年发电约1670亿千瓦时,生产的电能只是杯水车薪。

  “目前的电力体制是不会允许铝厂自行建设电厂、电网、负荷,形成一个‘孤网’,山东信发、山东魏桥模式可能因为一些历史原因得以建设,但这种模式不能复制了。”上述专家说道。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叶旭晨说,魏桥模式不符合电力法,而煤电铝一体化产业属于高载能产业,不符合产业政策,不可能大规模上马。

  如何解决铝矿电价管理成本无法控制的问题呢?对于中国铝业来说,只能将铝矿、煤炭、电力等资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打通上下游产业链,才能控制成本。

  金银岛铝业分析师王磊表示,“当前,中国铝业改变亏损最重要的措施就是加快国际铝土矿山收购;收购或新建电厂,降低生产成本。”

  继2008年、2009年,中国铝业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奥鲁昆铝土矿项目和巴西铝土矿项目相继受挫后,2011年以来,中国铝业加快了以股权合作为模式的权益矿建设。

  2011年4月,中铝股份与老挝服务公司成立合资公司,共同开发老挝南部矿产资源。2012年8月,中铝股份与印度尼西亚公司达成西加里曼丹铝土矿项目合作协议,年产能预计可达180万吨;2012年,中铝股份新增国内铝土矿权益资源储量也超过了4800万吨。

  目前,中国铝业、力拓和佳能可公司等5家公司已经被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地方政府选定为昆士兰奥鲁昆铝土矿项目潜在开发商,就开发权展开竞标,预计项目投产后,能实现年产铝土650万吨。

  铝产业研究专家、尚轻时代总经理董春明称,虽然印尼铝土矿出口受限,但从全球看,供应不缺乏,中国铝业可以多渠道、多方面的解决铝土矿资源。“我认为中国铝业海外扩张的重点不是在于电力来源和电解铝项目的开发,海外的电力资源很多,比国内的成本低。”

  中国铝业日前就与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双方就未来铝工业新技术研发、铝土矿资源开发和水电铝联营投资等达成合作意向。

  国际金属咨询机构CRU的数据显示,中国铝行业所需能源84%来自煤炭,只有16%来自水电。而俄铝所需能源中的86%来自水电,12%来自煤炭,剩下的2%依靠其他能源。

  据悉,俄铝在铝工业技术、水电资源等方面优势明显,对于长期依赖煤炭的中国铝业,有望与俄铝在水电铝联营投资方面展开合作。

  董春明认为,中国铝业在产业布局上也应调整,电解铝项目要向西部等地转移布局,由于新疆、青海、宁夏等地区的能源价格较低,当地电解铝企业仍然可以盈利。此外,对于铝加工这种非资源性的市场竞争性行业,应该放弃和退出,完善产业链。

  在行业产能过剩的背景下,2009~2012年以来,中国铝业多次募资扩产氧化铝项目。

  2009年7月,中国铝业发布非公开发行方案,拟定向增发不超过10亿A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00亿元,用于旗下重庆80万吨氧化铝项目、兴县氧化铝项目、中州分公司选矿拜耳法系统扩建项目。因二级市场股票价格低迷,增发失败。

  此后,2011年8月,中国铝业下调增发价格,拟增发10亿A股募资90亿元,投向兴县氧化铝、中州分公司选矿拜耳法系统扩建两个项目,并补充流动资金。该次增发也因二级市场低迷未获成功。

  2012年3月8日,中国铝业公告,再拟增发不超过12.5亿股,募集资金不超80亿元,投入中国铝业兴县氧化铝项目、中国铝业中州分公司选矿拜耳法系统扩建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今年3月15日,该定向增发方案已获得证监会核准,在6个月内实施,即拟增发不超过14.5亿股,募资不超过80亿元,募资投向之一即是山西华兴铝业兴县氧化铝项目,项目投产后将形成年产80万吨的氧化铝厂即配套的年产99万吨的铝土矿矿山。

  中国铝业证券事务代表申慧3月曾对媒体表示,建设氧化铝基地采取的是新技术,可以降低成本,而且目前市场氧化铝的价格还是比方案中测算的高。

  我的有色网分析师李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国内新增电解铝项目在增加,这是在增加氧化铝的需求。而印尼2014年要禁止铝土矿的出口,也会打压国内一部分依靠进口矿石生产氧化铝的产量,因此中铝投入氧化铝项目建设。

  上述铝产业专家称,国内氧化铝较紧缺,并没有像电解铝行业那样产生过剩,因而中铝在氧化铝项目的投资还是可行的。

  中国铝业的亏损显然是铝行业困局的缩影。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统计,2012年,281家规模以上铝冶炼企业中亏损企业为89家,亏损面为31.7%,亏损企业户数同比增加28家。铝冶炼亏损企业亏损额113.5亿元,占规模以上有色金属企业中亏损企业亏损额的35.4%。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副会长文献军曾对外称,2012年全国电解铝年产量2027万吨,同比增长12.2%,而产能利用率只有85%左右。全年LME三个月期铝的平均价格在2049美元每吨,但成本却达到了2149美元每吨,使得全行业陷入亏损。

  据悉,包括信发集团、曾氏天山及新疆希铝等均计划于今年扩产,中国铝业在年报中也表示,中国在建、拟建原铝产能仍保持较大规模。

  铝产业研究专家、尚轻时代总经理董春明认为,国家发改委项目审批没有起到效果,各个地方还在是在上马项目,未批先建的情况时有发生。

  长期以来,国内电解铝产业乱象丛生,企业“先上船,再买票”的现象屡禁不止,地方优惠政策层出不穷,虽然近年来国家不断出台各项政策治理电解铝行业,但是由于地方保护主义、企业自身利益及目前行业整体处于亏损状态,企业兼并重组难以推进。

  在2012年行业整体亏损环境下,中铝同行信发集团山西氧化铝项目二期120万吨工程正在建设,预计于今年5~6月投产,但在国家发改委工业司查询得知,山西信发240万吨氧化铝项目未经国家发改委核准,属违规项目。

  生意社分析师范艳霞认为,电解铝行业在未全面实施淘汰产能前,利润空间驱使企业扩张、扩大。尤其是前几年一些地方仍在加快电解铝项目建设,甚至在招商引资中给予土地、税收、优惠电价等方面的政策支持;另一方面,地方政府对关闭产能态度还是很谨慎的,虽然企业运转过程中可能出现亏损,但毕竟能解决当地的劳动力就业问题。

  电解铝扩张之时下游需求能力却没有跟上,铝加工行业增速远远不及电解铝。据统计,2012年底,电解铝产能达到2400万吨,预计今年底会增至3000万吨,产能的增长速度超过了20%。

  为应对产能过剩,铝企开始谋求减产以摆脱目前行业普遍亏损的境地。日前,中国有色工业协会组织下国内几家大型铝企赴京协商统一减产事项。但由于各家企业经营成本并不相同,具体减产细节也暂未达成一致。

  中国铝业高级副总裁刘祥民也曾表示,电解铝供需能否缓解,还要看新增产能投放情况。据安泰科预计,2013年,我国新增电解铝产能为420万吨,同比增长12.5%。

  业内资深人士认为,目前以中铝为首的大型铝企都在考虑削减产能,但该措施短期内似乎很难见效;预计后市铝价或还将经历一轮较漫长的下跌过程,而铝企的生存压力也将更为沉重。

  “未来一两年,铝行业形势不会好转,平均铝价低于成本,产能过剩、供过于求是一方面的原因,铝产品金融性强,成为国际资本投资的工具和砝码,这也是个重要原因。”董春明说道。


瑞博官网
© 2013 北京格林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